色色软件

  

虚泓的名声,在这几天里已经传遍了所有战区。

作为第九战区的最强者,他一旦胜利,就代表着第九战区中的其余武者都能得到或多或少的一些福利。

这也是划分九大战区的原因之一。

因为战区的划分,很大程度上,是按照地理位置分的。

每一个战区,代表的胜利,会让战区内的所有流派,都获取一定程度的资源分配偏向和各种隐形福利,还有招生范围也会得到倾斜。

这也是之所以大比能够吸引这么多流派参加的关键原因。

此时不少人已经提前找好位置等着看热闹,而林新一眼扫去时,却是看到了意外的一幕。

虚叶君似乎是腿断了一条,被另外一个穿短衣的强壮男子背在背上。

而那男子则是双眼只剩两个血洞,似乎是被利器刺瞎了。

而让林新之所以惊讶的是,这个男子,居然还是他们的熟人。

“虚荣军?”

他远远看过去,虚叶君小脸上有些红晕,虚荣军也显得有些扭捏。

不过两人一个背一个,动作极其熟练,显然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一点时间了。

“这两个人怎么走在一起的?”

林新笑了笑。

虽然对于这个世界,他只是过客,但最亲近的人还是会稍微照顾些。

很快,龙刃和火麟也来了。

龙刃看起来恢复得不错,之前的伤势也完全看不出来。

“我们遵守约定来了。”她神色凝重至极的盯着林新。

“你们一起上吧。”

林新看了眼火麟,这家伙一只手里紧握着一枚深紫色心型吊坠,显然是他掌握的某种一次性杀伤武器。

“我....”

龙刃还想说话,但一个宏大的机械音打断她。

‘大比提前结束,请各位参赛者做好回归准备。

现在开始倒计时,3.....2.....1!’

哧!

一道白光光柱从天而降,罩住在场所有人。

林新略微意外的仰头看了眼上空。

那里是空间站的方向。

“是不想过度丢脸么?”

他猜到了主办方流派的心思。

作为主办方,也就是最强那几个流派,主要目的自然是为了弘扬彰显自己流派的强大和优厚福利,但现在一看。龙君道的龙刃输了就算了,如果还让两个主办方的流派最强者联手,还输给一个外人,那这次大比他们就真的亏大了。

林新能想到这点,龙刃和火麟自然也想到了。

两人脸上露出愤怒和憋屈的神色,但也隐隐有着一丝轻松。

轻松的是,不用再继续正面对抗这个十幻流的恐怖家伙。

眼前白光爆开,等林新再睁眼时,周围已经是熟悉的休息仓了。

他缓缓从休息仓里仰起身,坐起来。

“提前结束...呵呵。”

嘟....

房间内传来通讯的机械女声。

“请各位选手前往中央大厅汇合,请各位选手前往中央大厅汇合。”

林新从仓里出来,整理了下身上衣服,然后推门而出。

门口已经提前有人等候了。

是个克隆人侍女。

“请随我前往中央大厅。”

“带路。”

克隆人侍女转身顺着银色通道往其中一条岔道走去。

林新紧跟在后面。一路上经过的过道中,两侧都有银色房间。

从房间里不时的走出一些参赛者,但不是每个房间都有人。

这些参赛者看到经过的林新时,都露出一种怪异,惊悚,和敬畏的神色。

拐过一个弯,林新一抬头,居然在通道左侧尽头处,看到两个让他颇为意外的人。

虚叶君和虚荣军。

这两人看起来气氛有些怪异。虚叶君手捂着胸,背靠在墙壁是,俏脸册在一旁,没去看虚荣军。

而虚荣军手抓着虚叶君的手,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说的。”

虚叶君一脸决然。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君君!”

虚荣军这称呼显然有些猫腻了。

这称呼直接推翻了林新之前的猜测判断。显然两人认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有意思。”林新嘴角勾了勾,停在原地没再往前。

不过他不动,不代表那边两人没发现他。

看到他远远望过来,虚荣军两人像是受惊了的兔子,急急忙忙转身就跑。

“呵呵....”

林新摸了摸下巴,感觉自己没那么可怕啊。

“请随我来。”

克隆人侍女低声提醒。

“一会儿问问看。”

跟着克隆人侍女继续一路前进,很快,前面便是一条高速传送带。

林新站上去行走,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不一会儿便进了一个卵形的巨大空洞大厅。

大厅内已经到了不少人。其中龙刃和火麟两人也在。

各流派都有专门的位置。

林新扫眼一看,在从上往下数的第二排找到了师傅云和的人影。

他迅速走过去坐下来。

一路上周围也收获了不少敬畏和惊疑不定的目光。

“现在开始确定这次大比排位名次。”

龙君道主走上大厅最上方的高台,朗声道。

接下来的东西,林新懒得听,他直接闭目休养精神。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只是过客。很多时候他根本没有彻底融入进来。

云和看着自己这个前所未有的天才弟子,心头百感交集,有兴奋,有彷徨,也有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

虚泓现在的修为很神秘,神秘到连她这个做师傅的都看不透自己弟子,更别说其他人。

“虚泓,你坦白和我说,你已经到无相轮回的第几层了?”

林新听到询问,睁开眼笑了笑。

“已经全部掌握了,五层。”

云和闻言一呆,张着嘴半响说不出话来。

她现在才修行到第三层,而眼前这个弟子,才得到功法多久时间?就已经到了第五层?

“你已经到了....无相轮回的最高境界?!”

“是的,老师。”林新坐直身体正色道。

“我在大比中达到第五层后,发现这门功法还远没有到极限。

它的后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延伸。

所以我仔细推演,又将后续的一层功法推演出来,并成功完善掌握了新的体系。”

“什么!!?”

如果说之前对待林新,云和只是将其当成是前所未有的天才弟子。

那么现在听到这段话,她才明白,自己这个弟子已经远超她的想象,甚至到了连流派至高功法都能自行补全推演完善的地步。

“你说的可是真的!?”

她急吼吼的问。

“我没有骗您的理由。”林新微笑道。

“是....是啊,这种谎言,很轻易就能马上戳穿....”

云和迅速传音问了一些后续无相轮回的问题,林新一一点出答案。

顿时她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情绪激动到了极点。

台上还在进行名次的评价定位和介绍,是从最后第一百名开始扶老二fulao2在线观看的。

距离前面的名词还有很久。

但云和已经完全没心思再听了,比起大比结果,流派至高心法无相轮回的完善推演,才是更加重要的大事。

林新大概给她讲解了下自己的推演,并明确的告诉她,自己已经修习成功了。稍稍演示了下。

便让云和又是遗憾又是惊喜。

遗憾的是,她资质有限,连原本的五层功法都没办法彻底修行完,就更别说后面的更高层。

而惊喜的是,后面补全的功法明显更加大气,更强悍。

甚至已经脱离了单纯幻觉的范畴。

接下来云和也没什么心思再听上边的结果宣布了。

她反过来开始朝林新询问第四层的关键和要点。

她这个做师傅的反而要倒过来请教自己的徒弟。

这点虽然让她心头惭愧不已,但面对无相轮回的突破可能,其他一切都不算事了。

*********************

风暴帝都。

帝后坐在玉石大殿上,手里握着一卷红色纸书。

“安排好了么?”

她看了眼下面跪伏着的几个心腹大臣。

“回殿下,已经安排妥当了。一切就绪,只差您的一个指令。”

一位老臣恭声回答。

“可惜了一个帝国栋梁。”帝后摇头惋惜,“我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不珍惜。”

她伸出右手食指,在手里拿着的纸书上轻轻按了下。

咔。

一声类似机械一样的脆响。

红色纸书瞬间分解,化为无数碎片灰尘,消散在空气中。

“传令,皇妃迪丽亚涉嫌与外务大臣魏松有不正当关系,今日下达拘捕调查令!”

帝后猛然厉声道。

“谨遵帝后旨意!”

下面的几位大臣顿时跪伏恭声道。

“末将陈厚德,奉旨领命!”

一个白色络腮胡的将军站起身,莽声回应。

*********************

迪丽亚正和外务大臣魏松坐在院子里对弈下棋。

秋高气爽,片片落叶枯黄了飘下,不时会掉在棋盘上,然后被两人耐心的拂去。

魏松是整个帝国都极其有名的美男子。

因为和迪丽亚的母国有些关系,比平时里也颇多的对迪丽亚照顾有加。

两人走得近,经历了不少的各种麻烦磨难,也算是患难与共。

“迪亚,我最近总感觉心神不宁,夜不能寐,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有什么麻烦要上门。”

魏松修行的心法,叫九命真一,实战不怎么样,但对于危机和危险有着极其敏锐的察觉。

据说是从上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古老功法。

所以他的预感一般都很灵验。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