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app在线下载安卓

  

<fonco1or=red>

“慢着!”

段志平一听,顿时又惊又急地大叫出声,“张泽,我认输,我那圣品法器‘玄冥天虚剑’也是你的了。”

他已被禁锢,若苏夜真打算攻击他的灵魂,他将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只能任其宰割,灵魂被重创,不但难以恢复,进入“玄阳仙塔”后也难有什么收获,这趟“万界法会”算是白来了。

“‘玄冥天虚剑’本来就是我的,你拿着本属于我的东西和我做交易?”苏夜慢条斯理的道。

“呃?”

段志平闻言,呆了一呆,按照斗阵前的约定,自己认输之后,那圣品法器“玄冥天虚剑”的确是属于对方了,现在看对面那混蛋的意思,似乎还需拿出另外的东西来,他才肯放过自己。

“张泽,你不要太过分了。”

段志平眉宇间怒意隐现,他到底是个羽化中期的九星法师,技不如人,认输还可说得过去,可若是再乖乖地被一个神幽初期的家伙讹诈,他别说是在这里,就算返回宗派,也是没脸见人了。

那马脸男子也是醒过神来,黑着脸沉声喝道:“张泽,段志平认输之时,斗阵便已结束,你现在要挟他,便是破了斗阵的规矩,当我这个裁判不存在?”

说话间,马脸男子已是阴恻恻地一笑,缓缓迈动脚步,庞大的气息向前压去,段志平被法阵所困,心存顾忌,他却不必担心。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他这羽化境强者岂会畏惧一个神幽初期的家伙?

“我要挟他了?”

苏夜眯眼一笑,差不多是在他话音响起的刹那,一股强横得令人心颤的气息突然以他的躯体为中心向四周席卷而去,顷刻之间,便已穿透白色囚笼,横扫了这广阔圆台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

这一瞬间,不但段志平惊愕莫名地睁大了眼睛,那马脸男子也是惊惧地停住了脚步,周围更是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当中。

旋即,马脸男子便已清醒,震骇无比地尖叫起来:“你……你不是神幽初期的修为,而是羽化后期巅峰!”

“绝对只有羽化后期巅峰的修士,才能有如此可怖的气息!”

“这张泽之前竟然遮掩了自己的修为。”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神幽初期的九星法师,原来是一位羽化后期巅峰的九星法师装扮的,哈哈,段志平斗阵失败,也算是败得不冤。”

“……”

周围众人也被惊醒,霎时,惊呼声迭起,他们万万没有料到,那个神幽初期的家伙,居然会是羽化后期巅峰的强者,而且,其隐匿气息的手段也太厉害了,在其显露之前,竟无一人看穿。

不过,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众人也都心中释然。

神幽初期的九星法师,太罕见了,可如果是羽化后期巅峰的九星法师,那就没什么值得稀奇。只是没想到这个叫张泽的九星法师,竟还有隐藏修为、扮猪吃老虎的爱好,倒是可怜了那个段志平,挑衅谁不好,竟然挑衅到一个羽化后期巅峰修为的九星法师头上,他肯定还得太出血。

顿时,不少人看向段志平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丝怜悯。

“我要挟他了?”

苏夜的声音再次响起。

“没……没有……”

那马脸男子连连摆手,脸上也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脚步不自禁地后退。此刻,他不仅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心底更是泛起阵阵寒意,还好刚才没有冒然出手,否则,现在的结果肯定非常悲惨。

一个羽化后期巅峰的强者,岂是羽化初期的他所能够招惹的,也幸好是这地方不十大黄色软件可以杀人,若是在其他地方惹恼了这种实力绝的厉害人物,就算是被对方一巴掌拍死,也只能认命。

苏夜瞥了他一眼,唇角勾起若有若无的讥嘲,两道目光又转向段志平。

“没有!没有!”

段志平心中一个寒颤,也是如梦初醒,慌忙赔笑道,“张泽前辈,晚辈手上这枚空间戒指,自愿送予前辈,还请前辈笑纳。”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苏夜含笑颔,意念之间,那白色囚笼便消散于无形,那股能禁锢灵魂和肉躯的力量随即消失。

段志平恢复自由,连忙将那枚暗红色的戒指取下,甚至还主动抹除了自己留在戒指中的心神烙印,而后才递向苏夜。见苏夜将戒指收下,段志平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心中犹自后怕不已。

“原来其真实修为比我都还要强大,怪不得有恃无恐。”

圆台西侧,唐秋雁缓缓地吁了口气,眉宇间兀自残留着惊奇之色。

旁边那绿袍女子也是感慨不已:“此人不但修为高绝,而且法阵造诣也是惊世骇俗,我直到现在也没琢磨明白,他到底是如何以一座困阵破解段志平的‘神风伏魔杀阵’。并且反败为胜的。”

“羽化后期巅峰?”

圆台北侧,铁中奇和万俟真胸中仍是震撼无比,让段志平去试探,试探出来的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来自偏远小世界的“张泽”竟隐藏了修为,其真实修为甚至已达到了羽化境的极限。

这可是大大出乎了两人的意料。

“他还不是一般的羽化后期巅峰修士,而是随时可以登仙而去的羽化后期巅峰修士。”铁中奇神色凝重,在感应到那股气息的瞬间,竟连他都是有些心悸,由此可见,其实力很可能还要强于自己。

“不到三十岁的羽化后期巅峰修士!好!好!”片刻的震惊过后,万俟真却是神经质般地低声怪笑了起来。

“好什么?”铁中奇眉头微皱。

“不到三十岁,既是九星法师,又是羽化后期巅峰的修士,这还不好?”万俟真嘿嘿一笑,“先前还只是猜测,可现在已能肯定,他身上绝对藏有绝大的秘密,不是某种神奇的灵法,便是某样有助于修炼的奇物……铁长老,这个张泽绝不能放过,一定得拿下,宝物我们共享。”

“从刚才那气息判断,我们两人联手,怕也奈何不了他。”

铁中奇有些犹豫,可心中已是蠢蠢欲动。

二十多岁的九星法师,已经是数千上万年都难得一见了,二十多岁、且修为已达羽化后期巅峰的九星法师,自然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铁中奇虽对苏夜颇为欣赏,这时却也难忍诱惑。

“仅凭我们两个自然不行,可若是再加上四五个羽化后期巅峰的法师,他就算再厉害,也是插翅难飞。”

“唔,六七人,的确是差不多了。”铁中奇点点头。

“我这就联系人手!”

万俟真严重难掩激动之色,然而,他话音刚落、甚至还没来得及行动,脚下这座圆台就开始激烈地震颤起来。

“轰隆!”

雷鸣般的声响激荡虚空,远远散入黑暗虚无。

众人一愣,旋即便醒悟过来,“玄阳仙塔”马上就要出现了,登时,欢呼声四起,几乎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意。

“呼!”

圆台中央区域,苏夜轻吁口气,脸上也是浮起了一抹笑意。

这些天,苏夜的法阵造诣已有不小提升,对“乾坤神狱大阵”的领悟更深,可刚才斗阵时所消耗的念力却是大大出了当初以这座大阵擒拿颜天罡的时候,毕竟刚才他凝练了更多法符,甚至在每一道融入虚空的法符中都寄存了一丝念力,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手段,也是苏夜在一位祖师的传承中学来的。

在法符中寄存念力,一旦法符全部到位,只需极少的念力,便可引动法阵。

苏夜能够后制敌,除了凝练法符的度远远快于对方外,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当然,这也是苏夜刚刚学会这种手段的缘故,若是精通之后,无需动用另外的念力,只以法符内寄存的念力,照样能够引动法阵。如此一来,不管是对敌,还是斗阵,都更能够迷惑对手,出其不意。

不过,苏夜虽以“乾坤神狱大阵”碾压了“神风伏魔杀阵”,将段志平彻底困住,可是在维持大阵运转的情况下,他已无力对段志平动灵魂攻势,甚至拖延的时间一长,大阵也会自己溃散。

幸好苏夜当初在始皇界获得过一具羽化境修士登仙而去时遗留下来的强大肉身,其气息已是达到了羽化后期巅峰的极限,非常适合用来吓唬人。

那具肉身会抗拒一般的空间法器,却不会抗拒“赤龙幻戒”。

在前往帝阳峰时,苏夜便将其从战红叶的“须弥塔”转移到了“赤龙幻戒”内。刚才,苏夜只是那具肉身的磅礴而恐怖的气息从“赤龙幻戒”内引导了出来,果然震慑住了段志平和那个马脸男子。

当然,苏夜也是在“乾坤神狱大阵”之内,才敢这么做,若是在阵外,被成千上万双眼睛看着,很容易露出破绽。

或许时间一久,万俟真也会心生怀疑,但至少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对苏夜来说,只要撑到“玄阳仙塔”出现,就足够了。如今,圆台激颤,“玄阳仙塔”即将显露出来,苏夜也是完全放下心来,而后念头微动,注意力便放在了那枚得自于段志平的暗红戒指上。

……9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